律師咨詢網會員登陸地址  選擇用戶類型注冊律師咨詢網
律師咨詢網在線服務熱線:400-668-6166400-668-6166
返回首頁 |
手機站 |
律師黃頁 | 微辦案APP

民事法律

經濟法律

刑事行政法律

涉外法律

公司專項法律

其他非訟法律

船舶優先權與船舶抵押權競合解析

來源:大律師網 法律知識 時間:2019-10-22 瀏覽:0
導讀: 【優先權】船舶優先權與船舶抵押權競合解析 同一海產上,有數擔保物權時,各類型權利間關系若何,各國法規定不一,我國海商法第25條對此亦有所明文,但該條的簡單化處理,其合理性與當事人利益保護的立法主旨,已有所

【優先權】船舶優先權與船舶抵押權競合解析

同一海產上,有數擔保物權時,各類型權利間關系若何,各國法規定不一,我國海商法第25條對此亦有所明文,但該條的簡單化處理,其合理性與當事人利益保護的立法主旨,已有所不符,因此從比較法等角度對該問題作以學理性的研究甚有必要。

海事法領域,基于船舶人格化理論要求,滿足債權人權利的一般責任財產往往限于船舶等海產,且各債權的受償一般還要受責任限制制度的約束。因此,若某船之上并存數個類型不同之擔保物權時,如何處理其間關系,于當事人利益關系甚巨。雖海商法頒行時曾試圖以明文一概解決這一問題,但時至今日,理論層面的困惑及實務領域的混亂仍較為普遍,值得吾人研究。

一、《海商法》第25條之合理性質疑

傳統民法中,數種性質不同的擔保物權并存一物上時,一般依成立先后定其順位。但一海產上存在數種海事擔保物權時,尤其在標的船舶上既有優先權,又有抵押權時,各自債權如何受償,是否仍依成立先后以決,各國立法規定不一。仿效日本等國立法,我國海商法第25條一般性地賦予優先權優先于抵押權的地位,即“船舶優先權先于船舶留置權受償,船舶抵押權后于船舶留置權受償”。就本條十幾年來的實施狀況看,立法的超前性技術特征曾有效的推動我國航運事業的迅猛拓展。然而,時過境遷,這種不留余地的做法事實上已無法抵御現實的考驗。

鑒于優先權生成于法律的直接規定,并有較強的政策性,第25條不失為法律于社會正義與個人利益尋求平衡的產物;又“因抵押權系由當事人之契約發生,恐船舶所有人于優先權發生時,任意設定抵押權,以圖妨害,又船舶抵押權已因契約而生優先權及追及權,故抵押權本身已有保障能力,為圖無自衛能力之債權有所保障,法律特以明文強制規定” [1]。但優先權絕對優先地位的立法安排,是否利于社會政策的推行及社會正義的保障,值得探討:

首先,船舶擔保領域,債權人利益皆系于海產一身,任何權利的優先行使,動一必觸全身,影響其他債權的受償。但過度擔心抵押權會不當威脅優先權的保障則大可不必。雖然抵押權多以契約而生,優先權發生時,任意設定抵押權對優先權會有所影響,但這個問題完全可以通過對抵押權效力內容的合理構建予以解決。事實上,優先權后于抵押權的情形也是可能存在的,而第25條法定順位通過優先權的讓與也可以規避。因為我國海商法第27條認可了優先權的讓與性,在抵押權人受讓優先權而不影響善意第三人利益前提下,權利人自可自由決定權利的行使,海產上海事擔保物權的順位實際上也就存在變更的可能性了。再者,優先權優于抵押權的對立面,并不當然就是抵押權優先于船舶優先權,實際上,如果有較合理的次序加以規制,如在有些情況下,對于惡意設定抵押權的,船舶優先權人仍可當然有優先抵押權的效力,這種多層次利益的沖突完全是可以克服的。

其次,本來船舶優先權與船舶抵押權同為擔保物權,應無優劣之分,雖法律規定優先權多基于政策性考慮,但實際上,對抵押權及其效力的安排也有較強政策性。若一國為發展海運事業可以規定船舶優先權有較強保障,是否在一國金融貿易事業較弱時,對抵押權更應有較強的保障呢尤其在現今船舶已作為主要抵押融資手段的情況下。而在某種情形下,船舶抵押權人往往也是更應該得到保護的,比如,為船舶運營舉債而設定抵押權的,較之船舶在營運中因侵權行為產生的賠償請求權,孰更值得保護,一目了然,但在我國此種立法例下,船舶營運人的過失行為而產生的負擔優先于抵押權的實現,行為的風險則可能轉嫁而由抵押權人承擔,顯失周全;雖然有理論認為“優先權雖不公開,但需受法律明文規定的限制,其債權人數字雖龐大,但限于海產之執行,而抵押權除受陸上財產之保障外,且得代位向保險人行使權利”,然孰不知,保險之債之特色即在不確定性,從其產生乃至責任之開始,都是抵押權人所無法控制的,而抵押權人在海產之外有所保障更是受若干因素限制,一方面,不得不面臨其他債權人的競爭,另則,還要考慮債務人本身信用等諸多不確定因素;而在優先權發生在后的情況下,如此順位規定,對船舶抵押權人,更是意外之難,與法律追求的確定性及當事人的合理預期,亦似有不符。在現有政策已有所變化的背景下,既然如此安排的初衷在于政策性考慮,且不考慮法的穩定性,似乎在這一問題的具體解決模式選擇上,也應該言行一致,將原則性與政策的靈活性統一起來

再次,抵押權產生在前,優先權產生在后時,若該優先權的發生系出于當事人之惡意時(如不合理入編人員而生相關報酬之債),仍規定優先權優于船舶抵押權,其合理性何在,不無疑問,而事實上,我國法對此并無相關限制措施,可以說,法律對這種不合理現象是放任自流的,而這與行使權利不得為不法的法理完全是背道而馳的。相對而言,他國法對基于法律行為而生的優先權的順位問題,一般依權利人主觀善意與否而有所區別,值得鑒借。

最后,就促進海運業發展看,船舶優先權的優先性意義重大,但是,基于公平正義的考慮及其它利害關系人利益的保護,減少不合理的優先于抵押權的債權項目,提高抵押權的地位已成今日立法的主流思路。如我國臺灣地區海商法第24條關于船舶優先權的項目的規定方面,雖一般規定“前項第一款至第五款所列優先權之位次,在船舶抵押權之前”,但第六項“對托運人所負之損害賠償”則加以區別對待,雖理論上對第六項優先權與抵押權的關系存在爭議,如有學者認為第六項之優先權應在抵押權之后;有學者認為應依先后受償;亦有學者認為應比例受償,但無論采何說,至少說明,并不是所有船舶抵押權都當然位于船舶優先權之后,這是并無疑問的;而美國法所肯定的優先船舶抵押權則更明確了這一點;英國法中,雖然原則上規定船舶優先權優于船舶抵押權,但若船長作為船舶共有人,抵押其應有部分或保證抵押債務時,船長的薪資與墊付優先權后于船舶抵押權在相關判例中已得到了認可;1993年船舶優先權和抵押權國際公約也承認了例外情形,依其第六條“每一締約國均可按其法律規定其他船舶優先權,以擔保除第四條所規定之外的對船舶所有人光船承租人船舶管理人或經營人的索賠,但這些優先權……(c)應排列在第四條所列的船舶優先權和符合第一條規定的已登記的抵押權質權或擔保物權之后”。顯然,必要的限制非但不違反優先權設立的立法宗旨所在,反而有效的拓展了船舶融資,真正體現了法律的公平正義。

可見,海商法第25條一刀切的模式,無視航運經濟發展的現狀和優先權本體、次序權現實生活中的可轉讓性,而這種鐘情于優先權政策色彩而做出的安排,在具體問題解決方面,非但帶有濃郁的先入為主思想,對一般性考慮有余,特殊性考慮不足,更有擱置問題將優先權絕對優先于抵押權的認同問題與社會正義的價值評判問題等而視之之嫌。

三、船舶優先權與船舶抵押權關系重構

值此海商法修改討論如火如荼之際,筆者認為,在物權法基本原則的框架下,綜合考慮時間發生前后,抵押權登記與否及優先權之特質等因素辯證分析船舶優先權與船舶抵押權競合關系,以求在一般與特殊之間,秩序與正義之間達至新的融合,甚有必要:

1.船舶優先權產生在前,抵押權已登記的情形。原則上應以“時間在前者,權利較強”的原則決定兩者順位。但因優先權中一般多奉行“后來居上原則”,或許有人會問,如果一優先權在前發生,抵押權隨后,其后又產生種類同于先船舶優先權之優先權時,該如何處理是否會出現循環的狀況事實上,這種懷疑忽略這樣一個事實,即法律上適于“后來居上原則”的優先權相當有限,并有嚴格的條件限制,且不是任何一種船舶優先權都有此特質。之所以準后來者居上,雖存在財產說與利益說之爭,但這種安排的主要目的是對后發生的優先權對該海產及前權利保全作用的考慮,這從法律對數項海難救助款項給付請求權的順位規定不難看出。其它國家及地區的立法,對于此種優先權也往往有所限制,如我國臺灣地區海商法就將后來居上之優先權明確限定為第24條第三款之“為救助及撈救所負之費用及報酬及船舶對共同海損之分擔額”及第五款之“船長在船籍港外依其職權為保存船舶或繼續航行之實在需要所為之行為,或契約所生之債權”。顯然,此類債權更似于共益費用,其不但對海產有保全功能,對前已發生的抵押權已是有所保障的,所以,即便賦予此類后生優先權優先于已登記抵押權之順位,非但與次序安排之宗旨不沖突,而且較好貫徹了立法目的。

2.船舶抵押權發生在前,但未登記的情況。物權領域,不動產依登記而公示,動產依占有為公示,但對不動產化的船舶抵押權,一般各國則較一致的采用了登記公示主義,具體方面則有所不同,有的采登記對抗主義,而有的采用登記要件主義。我國法的規定較為特別,依擔保法第41條及第42條,對船舶抵押權似采用登記要件主義,而依我國海商法第13條“未經登記,不得對抗第三人”則又似采登記對抗主義,二法似有沖突,海商法92年頒布擔保法95年實行,從時間上看,似應依新法優于舊法處理,但因船舶抵押權較之擔保法中一般抵押權之規定,實為特別對一般的關系,應依特別優于一般作決。這一點從擔保法第95條可知。因此,未登記抵押權發生在前,二者順位如何與對海商法第13條的理解休戚相關,事實上理論界說方面,學者仁智互見,各執一詞。有人認為,此第三人為包括其他物權人及債權人在內的所有當事人外之人,因此,“在登記的船舶抵押權擔保的債權得到清償后,如有余款,則應首先清償除未登記的船舶抵押權之外的一般債權,然后,再根據擔保法的規定,清償未登記的抵押權”[2],這種認識試圖對第13條作一完滿解釋,但實際上,其邏輯顯值考量:其一,抵押權順位如此安排,其還是物權否若是,為何連物權最基本的對抗力都無,更何以連債權都無法對抗若否,其為何等權利若是債權,依是說解釋,緣何其仍要背棄債權平等原則而后于無擔保的債權另外,用語上為什么還要稱為抵押權其二,是說并不否認一船舶上可存在數擔保物權,但當存在數個未登記的抵押權時,其關系如何是說并未說明,依海商法似應依擔保法的規定處理,但由于擔保法對船舶抵押權明確規定采登記要件主義,對多個未登記船舶抵押權間應如何清償,是未予明確的,因此,“再根據擔保法的規定,清償未登記的抵押權” 用語指向不明,存在矛盾;其三,船舶抵押權未登記不得對抗第三人,但是否連惡意第三人都不得對抗是說對此亦未明確否認。但如果連惡意之第三人都可先于未登記的抵押權人,就不得不使人懷疑海商法真是為“抵押人與后順位的抵押權人惡意串通損害先設定的抵押權人的利益提供了法律依據”。與上說不同之觀點,亦為多數學者之認識,認為應對第三人范圍作嚴格限制,具體如何限制,則有所不同,通說認為該第三人應為對主張欠缺登記有正當利益的人,背信的惡意者是被排除在外的[3]。事實上,依民法之基本原理,物權優先債權,并無異議,所謂對抗更應以權利間存在競爭為前提,若權利人間無利害關系,自無對抗之必要,因此,擔保法第43條及海商法第13條中的第三人,應界定為對同一標的享有正當物權利益之第三人。有必要說明的是,抵押權無論登記與否,如果其產生系出于當事人之惡意,它是不得向善意第三人主張優先利益的,此為禁止權利濫用之當然內容。明確前述問題,未登記的船舶抵押權發生在前的情況下,鑒于“如果應該進行登記的人有條件登記而沒有登記,就會使自己處于相對不利的地位”,它一般是不得對抗后發生的船舶優先權的。但后發生的優先權人出于惡意時,未登記的抵押權人仍可對該優先權人主張優先利益。

3.船舶優先權發生在前,船舶抵押權未登記時,此種情形,優先權先于抵押權受償。

4.已登記船舶抵押權發生在前時,可依權利發生之先后決定順位。

5.雖在許多情形,船舶抵押權之優先地位都會得以首肯,但“普遍性這個要求并不排除有時為了個別衡平而采取背離規則和原則的做法”,一旦船舶優先權的債權為共益費用,或對海產及先發生的船舶抵押權有保全功能時,無論優先權發生之先后,都應該優于抵押權受償;此外,不排除法律賦予政策性極強的優先權特殊地位的可能,也不排除利害關系人之間對如何受償意思自由處置但對此,應從嚴解釋。

三、結 語

現有海商法超前性、操作性較強的技術特征對我國航運事業開展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并獲得了國際社會較好的評價。然而,隨著航運業的突飛猛進,一旦內外部環境發生變化,當初始平衡結構被打破時,這個“未完全理論化的協議”的產物與現實不可避免的產生了矛盾,新的整合在所難免,體現在具有濃厚的沖突色彩的船舶物權競合領域則更加明顯。雖然法律規定船舶優先權有絕對優先于船舶抵押權受償的效力,但考慮到優先權的性質以及船舶擔保物權設定的立法宗旨,在秩序與正義之間要達成一種新的平衡,似乎更應該區別情形,具體問題具體對待。

參考文獻:

[1] 陳顯榮.從比較法論船舶優先權[M] .臺北:聯經事業出版公司,1987.132-134

[2] 於世成 楊召南 汪淮江.海商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387

[3] 此問題類似于日本學界對民法典177條認識上的爭議,學界主要存在正當利益說,有效交易說,“或者吃掉或者被吃”等學說(參見[日]鈴木祿彌.物權的變動與對抗.渠濤譯.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999.10)



有用 (0)
分享到:
在線咨詢
找律師

立即提問,免費短信回復

數萬律師在線權威解答

公眾號 手機站
公眾號 - 大律師網(Maxlaw.cn) 手機站 - 大律師網(Maxlaw.cn)
聯系我們
律師打官司、法律咨詢就上大律師網,全國律師咨詢熱線電話: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B2-20150091 Copyright © 2008-2020 大律師網 版權所有
法律顧問:上海錦天城(廈門)律師事務所 | 國家信息產業部備案: 閩ICP備08005907號 | 閩公網安備 35020302001683號
福彩3d315期号码预测